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11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一场咨询下来,许幼因点滴已经打完了。她拔了针就走了。霍蓓想跟,被罗起霖拦住了。

“这事关键还在她父亲那,她内心觉得她和她母亲一起背叛了她父亲。这横在她心里。关于她的性伴侣,她隐瞒我。你来判断,如果觉得她会受到伤害,我们就追。如果不是,那我们就别插手。”

霍蓓叹了口气,作罢。

许幼因没想自己能睡一天,这其中还把他完全抛在脑后,他说他今天回来,除了她家,她也不知道能去哪。

直到上车前她都没察觉自己的行为。她不停看表,着急,甚至都没想好要说什幺,只是想去确定一下他在不在。

车程中她冷静下来了,却也没有打道回府的意思,还是想确定一眼。

她到了家门口,反而胆怯,怕他在,又担心他不在。

她在门口磨蹭了半天才进去。屋里灯都没开,那就是没人。她还没适应黑暗,正想开灯,人就被一把拉过,栽进了个宽厚的怀抱里。他体温不高,她也刚从外面进来,给他带了一身寒气。

他半点不介意,好像要把自己身上的热气都渡给她。她有点喘不上气,正想推开那人,他自己就放手了。

“不开灯,过来。”

他自如地就像刚刚那个怀抱不是他给的,那把她箍死的人不是他。

她跟他进了饭厅,见了光,蜡烛光。那算得上是一个蛋糕吗?只有一个蛋糕胚,大概也才比巴掌大点,勉强撑着两根蜡烛,颤颤巍巍的。那包装袋她认得,她爱吃的那家,所以他去见许云山了。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建议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收藏网址:www.sad2book.com

(>人<;)